江阴文艺网
    电话:0510-80610806
    电话:0510-80610800
    邮箱:
    JYWL1519@163.COM
    地址:江阴市南街198号江阴市文联办公室

当前位置: 首页>动态新闻>

艺风讲堂┃今天,我们用这样的方式纪念作为“她”字的诗人刘半农

2019-05-21

image.png


  4月29日下午,作为“她”字的诗人刘半农——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诗歌赏析会,刘半农诗歌书法精品展+刘半农诗歌赏析会,在文联适园艺风讲堂举行。


image.png

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市文明办主任薛建国,市文联主席钱晴,团市委书记居琳,市文联副主席周林海等领导及嘉宾出席了活动。


image.png

  刘半农(1891.5.29-1934.7.14),名复,字半农,是江阴籍文化名人、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我国近现代著名的文学家、诗人、语言学家和教育家。刘半农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早从事新诗创作并发表诗作的诗人之一,其一生著作甚丰,代表作有《扬鞭集》《瓦釜集》(我国新诗史上第一部用方言写作的民歌体新诗集)《半农杂文》等。


天上飘着些微云,

地上吹着些微风。

啊!

微风吹动了我的头发,

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恋爱着海洋,

海洋恋爱着月光。

啊!

这般蜜也似的银夜。

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底鱼儿慢慢游。

啊!

燕子你说些什么话?

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树在冷风里摇,

野火在暮色中烧。

啊!

西天还有些儿残霞,

教我如何不想她?


——《教我如何不想她》,刘半农

写于 1920年9月,伦敦




屋子里拢着炉火,

老爷分付开窗买水果,

说“天气不冷火太热,

别任它烤坏了我。”

 

屋子外躺着一个叫化子,

咬紧了牙齿对着北风喊“要死”!

可怜屋外与屋里,

相隔只有一层薄纸。


——《相隔一层纸》,刘半农

写于1917年10月




(记得八、九岁时,曾在稻棚中住过一夜。

这情景是不能再得的了,所以把它追记下来。)

 

凉爽的席,

松软的昔,

铺成张小小的床;

棚角里碎碎屑屑的,

透进些银白的月亮光。

一片唧唧的秋虫声,

一片甜蜜蜜的新稻香——

这美妙的浪,

把我的幼年的梦托着翻着……

直翻到天上的天上!……

回来停在草叶上,

看那晶晶的露珠,

何等的亮!……


——《稻棚》,刘半农




三十岁,来得快!

三岁唱的歌,至今我还爱。

“亮摩拜?

拜到来年好世界。

世界多!莫奈何!

三钱银子买只大雄鹅,

飞来飞去过江河。

江河过边姊妹多,

勿做生活就唱歌。”

我今什么都不说,

勿做生活就唱歌。


——《三十生日》,刘半农




新打大船出大荡,大荡河里好风光。

船要风光双支橹,姐要风光结识两个郎。


——《江阴船歌》,刘半农辑




诗神!

你也许我做个诗人么?

你用什么写你的诗?

用我的血,

用我的泪。

写在什么上面呢?

写在嫣红的花上面,

日已是春残花落了。

写在银光的月上面,

早已是乌啼月落了。

写在水上面,

水自悠悠的流去了。

写在云上面,

云自悠悠的浮去了。

那么用我的泪,写在我的泪珠上;

用我的血,写在我的血球上。

哦!小子,

诗人之门给你敲开了,

诗人之冢许你长眠了。


——《诗神》,刘半农

写于1922年